围墙花园

From GoToken's Wiki!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定义

围墙花园(walledgarden):是一个控制用户对应用、网页和服务进行访问的环境。围墙花园把用户限制在一个特定范围内,只允许用户访问或享受指定的内容、应用或服务,禁止或限制用户访问或享受其他未被允许的。

案例

目前最成功的基于终端的围墙花园是AppleiOS系统,其下载量超过了全球移动应用的一半。在基于门户网站的围墙花园模式下,用户通过门户网站可以很便捷地访问该门户或指定门户网站上的服务(ISP自身或合作者的服务),或者只有注册的用户才能访问所保护的服务,也可能不允许外部搜索引擎的访问。该类围墙花园旨在提供应用层“保护”,典型的如Facebook,Twitter等。

围墙花园模式成功的核心办法是“连拉带打”,一是要能够吸引用户,二是要能够控制用户。因此,花园中的“花”要足够多,足够好,才可能吸引人进园消费,不能都是ISP、终端或网站自己种,需要引入第三方开发者。终端厂家发明了基于终端的AppStore模式,网站发明了基于网站的WEB2.0模式,虽然围墙还在但都成功吸引了众多追随者。而网络运营商不善于自己“种花”,在培育和引入第三方的“种花者”方面又缺乏有吸引力的创意,甚至要价太狠(比如曾经有运营商分成比例高达5:5)等原因,这种基于网络的围墙花园的命运,难免就悲摧了。

运营商围墙花园模式,最早受到的冲击来自Yahoo。Yahoo采用了一种完全开放而免费的方式提供互联网内容服务,奠定了全球互联网基本游戏规则。在开放和免费、宽带和PC终端的发展普及下,一大批互联网公司崛起,开始冲击运营商,围墙先从垄断力量最薄弱的固定互联网服务倒下。随着3G等无线宽带和智能手机的普及,移动互联网的围墙花园,也轰然倒下。网站越壮大,终端越智能,带宽越宽,基于网络的围墙就越容易被推倒。基于网络的围墙倒下了,运营商的围墙梦破灭了,互联网却并没有因此而更加开放和自由,因为新的围墙又建起来了。这次控制用户的手段,从控制网络变成了控制终端和网站,从网络运营商变成了移动终端商和网站了。

2008年,Apple在iPhone手机上借助AppStore,建立了新的围墙花园。Facebook近10亿和Twitter的1.4亿用户信息,是一个庞大而封闭的花园,只有通过股权和战略合作的微软公司的Bing才可以搜索访问到。如果优质资源被进一步控制在网站内,开放的Google和Baidu等搜索引擎,就只能在信息“垃圾堆”里翻找食物了。为什么在开放的互联网上,大家都热衷于建围墙呢?公开的原因只有一个:保护用户安全。安全公司TrendMicro最新的统计发现,开放的GoogleAndroid系统的恶意软件正以惊人的速度增长,由2012年初的5000个上升至现在的20000个,预计到2014年第四季度将增长至130000个,而且有很多恶意应用被下载超过700,000次。虽然封闭的AppleiOS也存在一些恶意抄袭应用,但数量少多了。

建围墙背后的原因也有一个:最大限度控制用户和资源。无论是网站、网络还是终端服务商,都希望通过围墙将用户资源掌握在自己手中,打造以自己为核心的产业链。

当全球的总市值,也只是77个Apple公司那么多时,是对Apple围墙花园模式成功的最好佐证。当然Yahoo当年不建围墙,也不是因为菩萨心肠,而是因为弱小的Yahoo根本无法采用建围墙,与AOL等电信巨头竞争,不如反其道行之。同样的,Google在移动智能终端领域是后来者,重走Apple围墙花园之路是不可能成功的,因此选择了反方向的开源开放之路。 关于“围墙花园”的合法性争论,是几年前Google和ebay等互联网公司挑起的,他们当时的主要竞争对手是网络运营商,因此主要是围绕基于网络的围墙花园模式进行的。互联网公司认为网络是一种公共的基础设施,任何人都能平等地在网络上传输数据,ISP不得对网上的传输进行任何岐视性限制或收费,即网络中立原则。以Apple、Facebook和Twitter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一方面享受者网络中立带来的好处,另一方面又加紧建设自己的围墙。网络中立(部分)了,但终端可以不中立,网站也可以不中立。互联网的开放性和围墙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在互联网上建围墙,从技术上说是不合理的,但从安全和商业的角度看却是合理的。商业化的互联网,应该对完全开放的技术性体系架构,做相应的修正和发展。在不影响用户参与创新的前提下,在网络中内嵌一些对用户透明的管理和控制机制(但不一定是“围墙”),抑制用户的不自律行为,平衡产业链不同角色之间的职责和利益。互联网技术上的核心理念是“端到端透明”,商业上已经不透明了。未来互联网的核心理念,应该是“有条件的端到端透明性”。未来互联网上,建立围墙和拆除围墙的事情,还会不断继续发生。